Skip to main content
s
  

蘇瑾珮(中文系)尤傑】

行動時刻

  走在街頭,隨處可見人手一機,不管身在何處,都能行動上網,即使攀上3,952公尺的台灣第一高峰玉山,也能透過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在台灣百岳裝設的wifi打卡,零秒差地昭告天下:「今天台灣我最高!」

  台灣先進的資通訊系統,結合各式各樣商用APP或是社群網站,便能抓住讓你怦然心動的當下,並與人分享。暨大資訊管理系教授陳小芬,稱這個時刻為行動時刻(mobile moment),她進而探究手機APP對於這個時刻的價值,和人的行為的關連性。

  2018年,她將研究成果發表在Electronic Commerce Research and ApplicationsECRA)學術期刊(影響指數6.014)。她整理出APP三種價值取向:娛樂性、社交性、實用性,據以探究多元創新服務面對不同顧客的價值需求時,所需採取的不同策略,包括收費機制、營運模式等等。

  2019年,她在ECRA獲得Best Reviewer的殊榮,在這之前,該期刊也邀請她擔任副主編的職位,另外,她也在中華民國資訊管理學會的《資管學報》之中擔任副主編。陳小芬認為,作為期刊的編輯領域成員,可以挖掘更多有趣、創新的研究,並且帶領整個研究方向。

s
  

從「人」看向科技資訊

  「所有社會的議題都不是單一面向的。」提到大家很常分辨不清的資工與資管,陳小芬認為所有的資管領域很難只純粹沉浸在科技理念,回歸到專業本質,仍是要面對「人」的問題。

  當今時日,被科技網路包圍住的我們,在面對龐大資訊的同時,也面臨如何消化資訊的考驗,暨南大學資管系的陳小芬教授形容現在是「資訊世代」,能以「資訊」作為這個時代的形容,更加顯現資訊的重要性,也可說之:掌握資訊者即能擁有財富。

  當我們詢問陳小芬什麼是「資訊管理」裡最重要的一環,她說:「整合很重要,但資訊是最重要的。」如何掌握、決策資訊,讓整個企業或國家有更好的運行,是在資訊管理領域裡追求的終極目標,透過資訊系統的建立,以解決社會的各種問題,例如現在的疫情時代,口罩地圖、預約系統等開發,即能使社會更精準的掌握資訊,人民不用浪費過多的時間排隊,政府也可以用更便利的方式進行各種決策及流程整合。

  學資訊的人,通常邏輯能力都非常強,對資訊管理學系而言,被劃在人文社會科的主要原因仍在於「人」,陳小芬強調:「在資訊管理的理念中,我們非常重要的是先看見人、再看見科技。」由於洗衣服很麻煩,所以發明了洗衣機;因為單眼相機的功能繁複,促使傻瓜相機的誕生……種種更為方便的科技產品,其所興起的原因,是從社會中的各種議題觀察,進而發現某些人群的困境與需要,再以資訊科技來解決相對應的問題,這是資訊科技與應用管理兩項領域的融合。

  「就像很早Nokia很有名的slogan: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在做決策前,需要考量各種層面的事務,因許多科技或策略的影響皆是全面性的,所以在資訊管理科系裡,所學非常多且廣泛,包含商學院的行銷管理、生產管理、會計,也有科技學院的資訊科技、程式設計等課程。

  科技不斷推陳出新,人們也必須不斷去追求創新與改變。陳小芬在課堂上以「Do the right thing, do the thing right.」一句話引導同學,她認為要先判斷什麼是「Do the right thing」,因為錯的事情,做得再好都是錯的方向,以最好的、最可行的方法協助主管和員工,就如同她這些年來在教學經驗的轉變,讓自己能給學生更好的、更需要的知識與學習方式。

 

生活與工作的平衡感

  作為一個做研究的人,陳小芬坦言自己從小就喜歡思考、探究,且沒辦法克制自己對一個有興趣的領域停止鑽研,自然而言地走向做學問的路途。在都市的大學唸了六年的資訊管理學系,從學士班到博士班,經歷一段壓力特別大的過程。博士畢業後來到暨南大學就業,她笑著說剛開始就非常喜歡這裡的環境,不僅風景優美、景色寬闊,師資、主管們的視野跟格局也非常寬廣。

  「工作有個很重要的重點:你必須喜歡這裡,才可以長期的持續下去。」任職的途中,陳小芬也面臨到職業婦女普遍遇到的困境,由於先生與小孩都在北部,她是每個星期往返北部與埔里的通勤族,「在小孩年紀小時,這是非常辛苦的,無法陪伴並照顧他們。」回想起那段時光,陳小芬的目光不禁柔軟起來,當時的她必須面對助理教授、副教授的升等壓力,還身兼研究,一天二十四個小時幾乎全然投入工作之中,甚至時常在半夜入睡後,作夢夢到自己正在解決研究問題,無法停歇的腳步讓陳小芬喘不過氣,但她卻拼命堅持、不言放棄。

  隨著時間流轉,陳小芬慢慢適應暨大的環境,也找出家庭與事業並行的節奏,她開始享受新的工作型態,在埔里的她有個獨立的時間,可以與學生、同事相處;而回到北部的家中,她的身分才轉變為媳婦、妻子、母親。兩者並不衝突,且讓她更能擁有「自己」。

s
  

「我會和學生一起爬山!」

  要對同一件事持續抱持高漲的情緒十分困難,陳小芬憶起剛投身教育行業時,自己懷抱著熱烈的夢想,大學老師身兼研究及教學的雙重任務,對她而言是種挑戰。

  「對一個運動選手而言,奧運可能是一種榮耀、終極目標。對一個研究者而言,那就是諾貝爾獎。」當時的她研究制度經濟學,拜讀許多諾貝爾獎學者的著作,諾貝爾獎成為一個心靈投入的長遠目標,而這種熱血心情也轉移到教學方面,她暗暗期許自己能把學生訓練成諾貝爾獎研究得主,但現實與理想總有差距,她剛來教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因為學生繳交的書面報告不甚理想,衝擊與挫折使她整個晚上都失眠,花費許多時間思考為何如此。

  「現在我大概不會因為學生的報告而失眠了。」儘管打趣地形容自己是「媽媽型老師」,她也認為在暨南大學裡,老師與同學們的互動都是更深層的,曾有一次,她遇到計劃沒有被通過的失落,3位研究生馬上說:「老師,我們陪你去吃飯吧!」微小但溫柔的舉動,使她深深發現學生的回饋其實才是對自己最大的鼓勵。她逐漸懂得去看見並了解學生的優點,於她而言,「教學」已不是學校的某種制度,或者領這份薪水所產生的壓力,她嘗試和學生相偕爬山、吃飯,花更多時間與學生相處,交換歡笑與動力。

  「我們常說,做一個媽媽也要做自己、要擁有自己。可是很多時候,我們的『自己』是在別人對我們的回饋和付出裡面去形塑出來的。」不管是職場或教育界,工作的熱忱會在過程中受到消磨,又因為現在有許多科技,老師時常是在跟遊戲APPNetflix、數位教材資源作競爭,讓她不斷思考:大學老師存在的真正價值是什麼?

  線上的教學資源,多是從考試的目的出發所做的教學,更能將知識概念濃縮、具體且清楚地傳達,那大學老師呢?陳小芬認為,大學老師除了專業知識的傳播以外,還包括給予學生獨立思考、動態學習的能力。進入社會以後,未知的問題與狀況都是突如其來的,各式各樣的議題和挑戰,學生未來都必須獨自去面對,所以大學裡的教育是全面性的,「結合我們的研究,去看到社會的問題,讓老師們帶學生去共同探索。」

  過去的一段時間裡,她的教學熱忱受到很大程度的消磨,但隨著這幾年遇到許多在各個領域裡非常投入且具有熱忱的學者與同事,陳小芬有了更深的認知:「在一直面對新的學生時,我覺得我必須對他們負責。不論我今天是幾歲,我希望給他們充實的大學四年。」

 

識得千里馬的伯樂

  面對複雜多變的人類社會,如何處理人際關係和人群互動已然是個大學問,陳小芬也希望自己能栽培出具同理心、思辨能力的學生,她發現在暨南大學裡,學生的特質普遍溫和並負有責任感,資管系上也有許多老師對學生用心付出,雙向的互動中,凝聚成暨大特有的教學環境。

  她的眼睛閃閃發亮,驕傲地說:「在暨大資管系,你的孩子是千里馬,而在這裡可以遇到你的伯樂。」

子分類